世界第一吸天狂魔

撩天!日天!上天!

求守护玫瑰花的刺的群号!!
上群宣号的博客显示不存在qnq

求塞包的魔界契约!

如题,求!
要有中文字幕的
占tag致歉

[土方组]几次吻(20)

  几次吻(20)
  
  “你每天就生活在这种狗窝里?”
  堀川一副我早就知道却装作不可置信的口吻。和泉守被气的脑门儿直抽抽,真想冲上去打他。
  堀川刚一坐在床上,就准备叠衣服,一大团不知名物体就冲着他的脸丢了过来,他眼疾手快一把接住。抬头看向和泉守。
  和泉守并没有看他,只是吐出一句话。
  “你先洗吧,衣服先穿我的,晚上收拾收拾睡蜂须贺的床就好了。”
  言下之意就是:咱俩各睡各的,你丫别打老子主意。
  堀川也不知道听懂了没有,就淡淡得笑了笑,听话地去洗澡了。
  
  和泉守这才长长地舒了口气。他早就不能把堀川当做普通的朋友或者是仇家来看待了,仅仅是跟他同处一个狭小的空间内自己都会感到紧张和不自然。
  靠,怎么这么腻歪啊!
  可这么一口气和泉守还没舒完的功夫,堀川的声音就从浴室里传来。
  “兼桑,为什么不出热水?”
  和泉守大大地翻了个白眼,心想堀川还真是个事儿逼。但还是无可奈何地走进浴室里去查看情况。
  一打开浴室的门,和泉守就愣住了。堀川正一丝不挂地站在浴室里,皮肤光滑地泛着瓷光,两条白花花的大长腿晃的和泉守一阵头晕目眩。
  于是浴室的门在打开两秒钟以后又被以更大的力砰地一声关上了。
  浴室里传来堀川戏谑的笑声。
  “这么纯情吗?难道我有什么你没有的?”
  这分明就是挑衅!
  本来和泉守还想干脆就把堀川放在那儿晾着,听到这话又觉得脸上有些挂不住。只能又慌慌忙忙地把浴室门拉开,堀川正歪着头对他笑。
  和泉守气不打一出来,大跨步走进浴室,一手把着水龙头,一手握着水管,晕晕乎乎地胡乱摆弄着。
  结果就在和泉守目不斜视地盯着水龙头的时候,身后一个散发着丝丝凉意的身体猝不及防地就贴了上来。然后他听到耳边一声清脆的笑。
  “怎么样?你弄得好吗?”
  和泉守吓得浑身一激灵,条件反射地直起身,一动也不敢动。
  堀川的手也顺势滑到了他的腰上。
  和泉守眼神游移目光闪躲,他把脸撇到一边,可是爆红的耳根还是出卖了他紧张的心情。
  “我看你也不会弄这个,那怎么办呢?”
  两人现在挨得极近,一呼一吸间和泉守都可以感受到堀川口中吐出来的凉气,他结结巴巴地回道
  “男,男生一天不洗澡就…就算了吧……”
  堀川看着他那可爱样一阵心痒
  “一起洗就不这么冷了。”



抱歉啊同志们,我决定删老福特了。这篇文也大概会坑了吧…要谢谢小天使们的支持!

[all黄]无菌(14)

无菌(14)

“少天,怎么还不睡?”

喻文州小心地问。

黄少天这时才慌张地抬起头,似乎才刚发现喻文州的到来。但是不同于往日的兴高采烈,黄少天这时看起来有些萎靡不振。

“少天,你怎么了?”

喻文州刚刚放下的心又是一紧,连忙问起黄少天的状况。

黄少天望向喻文州,他此时心中比喻文州更乱。他看到信的那一刻脑中已经不具备思考能力了,只有被背叛的愤怒和不解,所以才会那么失态地对叶修说出那一通话。从叶修离开到现在已经三四个小时了,黄少天就这么一动不动地在地上坐着。他想了很多。

他刚刚果然是太激动了,仔细想想,喻馆长是把他抚养长大的人,而文州和他之间经过这半年以来的相处关系也都非同一般的亲密,两人都是自己亲人一般的存在。而这么久的相伴难道还抵不过一张纸一句话吗?

也许,只是个误会吧……

黄少天努力撑出一个微笑,对喻文州说

“文州,可以陪我聊聊天吗?”

喻文州看到他露出笑容,才悄悄松了一口气,连忙答到

“好啊,你想聊什么?”

黄少天几乎毫不犹豫地说

“可以跟我讲讲我的母亲吗?”

他突然就想到了几天前叶修说得:“你母亲很喜欢喝咖啡。”

喻文州心中警铃大作,但是直觉告诉他,黄少天现在的情况很奇怪。他说话一定要小心一些。

“你的母亲……问她干什么?她已经是很久以前的事儿了。”

文州也并没有比我大多少,也许他也什么都不知道吧。

“那…我为什么会在这里呢?为什么会有这个大玻璃,是我一出生就有的吗?”

喻文州眯起眼。他觉得黄少天一定是知道了什么,就好像……是在质问他一样。

他斟酌着措辞,小心地回答道。

“你一出生就生活在那块玻璃里面,要是离开了它,就会生病。”希望黄少天不要对这个半真半假的解释起疑心。

黄少天沉默了。

他的刘海已经足够长,以至于他低着头喻文州便无法看清他的神色。

在刘海底下,黄少天咧嘴惨然一笑。不知道是不是自己长期以来粘人的形象让喻文州对一个16岁少年的智商走了什么误解,如此敷衍的答案喻文州的态度也显而易见了。

那么,我也只有一个问题了。

“文州,我在你心里有多重要?”

[土方组]几次吻(19)

几次吻(19)

“唉,世事难料啊……”

和泉守看着蜂须贺虚弱的脸,觉得任何宽慰的话语都无比苍白,只能用这么一句话为心头的震惊画了个潦草的句号。

他也没有想到,在那个又强壮,又可靠的虎彻大哥身上居然会发生这种事儿。

一个月前长曾祢去了美国,说是谈生意。可是就在几天前,蜂须贺身为家属却收到了长曾祢被中国海关禁止入境的消息。而期间长曾祢却始终没有任何音信。蜂须贺虽平时是对长曾祢百般嫌弃,但两人好歹同出一脉,蜂须贺自然不会坐视不理。于是他便只身前往美国打探长曾祢的消息。

后来,便弄了这么一身伤回来。

多的蜂须贺没说,和泉守也没问。他只能紧紧地抱住他的肩膀,希望自己这个半吊子的朋友也能给他一些安慰吧。

堀川就一直静静地站在一边,什么话也没说。

“你说,怎么会这样呢?长曾祢一直都很可靠的,怎么会突然出了这种事儿?”

和泉守和堀川走在回去的路上。和泉守烦躁地揉着额头,他现在还觉得头晕。那些突然发生的事情就好像是要把他的脑袋挤爆了一样。

堀川自认为还是一个比较小心眼儿的人,现在一想到和泉守刚刚在酒吧里那风流样儿心里就来气。但是看着他现在垂着眼睛,撅着嘴,晃荡着脑袋的可怜样儿,心中又有点儿气不起来了。

堀川心中暗骂一声自己真是没原则没底线,然后伸手出去,试探性的碰了碰和泉守的手。

和泉守竟没有抽回手来制止这种亲昵的行为。不论是因为没心思还是真的接受——是什么都无所谓了。这都是十分喜人的进展。

堀川在心中偷偷地为此雀跃着。

于是两人就这么一言不发地走回了和泉守的宿舍。如此平静的氛围在两人剑拔弩张的关系时期真的少见的可怜。

堀川一直把和泉守送到房间门口。和泉守进了房门,已经准备将房门关上了,可回过身,堀川却还十分不解风情地在门框处一动不动地站着。

和泉守皱着眉,瞪了一眼堀川那双他曾经一度无比喜爱的眼睛。堀川面无表情地回看他。

两人的目光在空中噼里啪啦地一通纠缠。

堀川先开了口

“请我进入坐坐吧。”

和泉守并没有像以前一样当机立断地拒绝,他犹豫着。

结果老天就好像是故意玩儿他似的,这时外面好巧不巧地响起了稀稀拉拉的雨声。

堀川摊了摊手,一副这可怎么办的表情,只是眼睛里有着藏不住笑。

和泉守翻了个白眼,只好认命地让开了身。



哎呀呀,要在兼先生家一起过夜了呢!这时候是不是应该发生点什么呢哎嘿嘿嘿

[all黄]无菌(13)

无菌(13)

叶修刚刚那么吼了一嗓子也是气的够呛,此时还在喘着粗气。不过看着黄少天好歹是冷静下来了,心下也稍稍安定下来。若是黄少天得知喻文州的真正意图,发了疯地找他讨说法,那真的是说什么也没用了。

叶修把手掌轻轻按到玻璃上,用平时几乎不可能存在的轻柔口气对黄少天说

“少天,你听我说,这件事先不要让喻文州知道好吗?”

叶修明白黄少天十有八九只是猜了个大概,细节未必了解多少,而且就凭他对喻文州的依赖程度,若是喻文州有意要哄,黄少天真的指不定过几天就又屁颠颠儿地文州长文州短了。倒不如就这么让两人之间的隔阂在不知不觉中发酵……

黄少天犹豫了一下,虚弱地点了点头。

喻文州洗完澡后,擦着濡湿的短发,带着水蒸气坐在电脑桌前,例行查看黄少天房间中的摄像头。

可是奇怪的是,录像居然就平白无故地少了一段。喻文州疑惑地皱起眉头,从桌旁边拿起固话就按了安文逸的号码。

“小安,明儿找人检查一下少天房间里的摄像头吧,好像少了一段录像。”


“陈老板,这么大晚上地把我叫过来,咱上面那位是有多不信任我啊。”

陈果坐在桌子的另一端,手指随意地卷着自己酒红色的头发,愤愤地瞪了对面那个懒散没正形儿的男人一眼。

“如果不是某人这么不靠谱,我想她也不会这么着急要见人!”

叶修无辜地摊开手

“别啊,哪里不靠谱了,我汇报的可及时了。”

陈果翻白眼儿

“算了算了算了,不跟你扯了,我这次来是有正事儿的。她让我告诉你,黄少天肯定瞒不住事儿,喻文州迟早要知道,所以我们得先发制人了。”

叶修几不可闻地皱了皱眉,像不在意样地问道

“怎么?”

“她希望……能更早见到少天。”

喻文州此时正裹紧羽绒服,吐着寒气在花圃间穿梭。他只想快点儿见到黄少天。

虽然摄像头坏了并不算是什么大事儿,但他总有些不好的预感。脚步迈的越是急促,这种预感就愈发强烈。

喻文州快步走进实验室,连羽绒服也来不及脱就穿过走廊来到了那一片大玻璃前。当他看到那个熟悉的身影正光着脚坐在地板上,心中才稍微松了口气。

“少天,怎么这么晚了还不睡?”

[土方组]几次吻(18)

几次吻(18)

“你居然还有心情在酒吧鬼混?”

堀川细眉倒竖,眼神中闪着和泉守从未在他身上看到过的戾气。

和泉守本来看到堀川还有些心虚,被堀川这么一句话全化成愤怒了,虽然这样的堀川让他从心底感到有些害怕,但他不想输了架势。于是也强撑着面子一个眼刀子就飞了过去。

“我他妈去哪儿用得着你管吗?”

堀川的脸更阴了,他做梦也没有想到过,那个永远都带着傻乎乎笑脸的和泉守也会这么强硬地反抗他。他几乎快要控制不住自己的怒火,这么不听话的和泉守,他只想把他藏起来,藏进自己的地盘,永远只能听他一个人的。

可是还不可以……至少不是现在……

堀川感觉自己的皮肉已经几乎无法承受住自己的暴怒,可他还是强压下去。

现在还有更重要的事儿。

“你可能误解了我的意思吧,我是想说,蜂须贺出事儿了你还有心情在这儿喝酒吹牛?”

真正的炸弹抛出来时,堀川反而没有了刚来时的戾气,云淡风轻地就像这根本不算个事儿一样。

和泉守却不能这样。一声脆响,他手中的玻璃杯已经碎成了渣。他瞪圆了一双眼睛,不可置信地望着堀川。

“你……在说什么?”

堀川深深地看了和泉守一眼,和泉守眼中的恐惧和无措刺伤了他的眼睛,他感觉心上都要被和泉守这可怜巴巴的一眼给捅出个窟窿来。心中原本有的那一点儿火气也消了个干净。他撇过脸去,有些不忍心看这样的和泉守。

“你……跟我来吧。”

蜂须贺就这么躺在雪白的床上,原本就秀美的面庞泛着病态的苍白。他此时已经醒了,了眼皮却无力地垂着,好像随时就会再次闭上一般。

和泉守怔怔地看着好友这么无力地躺在病床上,只能呆愣在原地不知如何是好。直到蜂须贺轻唤了一声他的名字,他才咬着嘴唇缓缓走了过去。

堀川看到和泉守盯着蜂须贺时那股专注劲儿,深深地皱起眉头,就好像他俩一站一块儿,旁边的人就是透明的了一样。

也确实是这样,和泉守冲上去紧紧地搂住蜂须贺的肩膀——好像又瘦了。

和泉守心中一阵紧。

他和蜂须贺从初中一直同桌到现在,可以说是比爸妈都了解对方。虽然说平时损起来跟跟年度宫斗大戏似的,巴不得每天早上起来先踹对方两脚一天才过得舒坦。但和泉守一想到蜂须贺在他没有得到任何消息的地方伤进了医院,他心中就一抽一抽地疼。


怎么办,突然觉得兄弟情好萌。

[all黄]无菌(12)

无菌(12)

什么…这是什么东西!

黄少天双手全都是冷汗,他瞪大了眼睛却不敢发出任何声音。这几段话写的并不直白,他觉得他本应看不懂的。可是他却根本无法抑制住自己看似天马行空的猜测。

“我的文州太善良了,他竟为了救小巷子里的一只野猫而弄的自己满身泥水。我真为他担心,他该怎样去面对像猫一样可爱的少天呢?那被关在笼子里的小猫是我这辈子最大的荣誉,我希望能跟我的文州一同分享。”

这是什么……

那笔记本的封面上,分明写的就是喻馆长的大名。可是….…这怎么会是那个对他疼爱有嘉的喻馆长呢?

虽然这些文字都很隐晦,但黄少天也不是傻子,这一切都仿佛在暗示着他去揭露一个黑暗可怕的真相。他不知道喻馆长究竟想做什么,但那绝对不会是什么好事。

“少天,干什么呢?别坐在地上,容易着凉。”

懒懒的纯男性烟嗓在身后响起,黄少天的背脊线条明显一僵。他硬邦邦地直起腰,却没有转过去

“我从小到大从来没有着过凉,为什么?”

为什么三个字本是黄少天最喜欢说的,没有什么好奇怪的。

可大概是黄少天的语气过于冷硬——叶修从来没有听到过属于黄少天的声线吐出这样的语调——叶修从舌根一直到牙齿,仿佛都被冻住了一样,说不出话来。

黄少天这时才缓缓地转了过来。

“你们就这么惊讶吗?你们一直把我当傻逼骗吧。我他妈到底是什么!”

“少天……”

“操,别他妈用这种口气叫我!”你是在怜悯我吗?

叶修试图让黄少天冷静下来,可是黄少天根本就不听解释,只是不停地大喊大叫。动静太大了,他担心招来安文逸。而且黄少天声音太尖了,刺得他头疼。

尤其是黄少天那种厌恶又带着戒备的眼神,让他怒火中烧。他感觉自己心中就像住着一头野兽,喻文州的心计,安文逸的防备,和那个人的约定……这一切都让它发狂,而现在,他觉得他再也关不住这头野兽了。

“你他妈就是这么看我的?我是什么人你自己不清楚吗?!你宁可信几行不知道哪儿来的字也不愿意相信我吗!”

黄少天被吓住了。在他印象里,叶修一直是那个懒散不修边幅的男人,他从来没有见过叶修如此凶狠的模样。

实验室里蓦然陷入了沉默。

半晌,黄少天如同一个被装的太满的布袋一般歪倒在了地上。眼泪顺着他挡住脸的头发一颗颗往下流。

“叶修……怎么办……喻教授不要我了,文州也不要我了……我只有你了……”

[土方组]几次吻(17)

几次吻(17)

自从看了堀川发给自己的照片,和泉守虽然装作并不在意,但还是忍不住努力回忆起来。自己和堀川真的在小时候有过交集吗。

想着想着,就开始犯困。他正躺在宿舍床上云里雾里的时候,脑中隐约浮现出一个脸。

脸的五官已经模糊不清了,只是能大概看得出来是十分清秀的。这个人他有印象,是自己以前在乡下生活时碰到的一个男生,明明比自己年龄还大,却老是哭哭啼啼的,根本没朋友,全村也就自己会小大人一样地带着他玩儿了。

后来呢?后来怎么样了,他也记不清了。不过他后来搬进了城市,联系自然不会再有了。

这一觉,和泉守睡得很沉,做了很多梦。

一直到宿舍内暗的只剩窗外路灯的微光,和泉守才醒了过来。他一睁眼的那一瞬间就猛地清醒了,他懊恼地一拍脑袋。

这种操蛋的狗血剧情居然也能给他碰到,这他妈到底是什么个社会啊。

他挣扎着从床上起来,一边顺手从床边抓过手机,一边揉着被自己压的酸胀的胳膊。也许是胳膊太酸了,和泉守一阵委屈。

为什么啊,非得跟他纠缠不清。明明就是光着脚丫子满世界乱跑时候的事儿了,难道堀川还想让一个三岁小孩儿对他负责吗?弄得自己上个课都心惊肉跳的。

这个想法一出来,和泉守就被自己吓了一跳。他什么时候也成了会为这些儿女情长焦头烂额的娘炮了。

操。

肯定是因为最近太颓废了,每天缩在宿舍里种蘑菇。再这么闷下去他妈都要成死肥宅了好吗!我和泉守好歹也是有八块腹肌的男人。

和泉守仔细地想了想,他觉得自己是时候回归一个正常男人该有的夜生活了。

算算时间,长曾祢也该从国外回来了,他可是个倒苦水的好对象。和泉守决定现在就去酒吧,毕竟长曾祢可是那儿的常客,晚饭后一直到很晚,和泉守就从来没有扑过空。

于是他穿了身黑色的卫衣,紧身的牛仔裤,脚踏着垫高的马丁靴,插上耳机,颇有着风流少年的气度。

结果却让和泉守气的差点儿没背过气儿去。他很意外地并没有碰到他心心念念的老朋友,反而碰到了一个他唯恐避之不及的煞星。

这个煞星穿着深蓝色的衬衫,看起来比平时的他沉稳许多,一双眼睛越过一排玲琅满目的酒瓶死死地盯着他,眼中的情绪翻滚地让和泉守害怕。

操,他妈出门前应该看看黄历的。

[all黄]无菌(11)

无菌(11)

喻文州支着下巴,意味深长地看着电脑内独自在实验室走廊上吞云吐雾的叶修,指尖有一下没一下地点着桌面。喉咙里发出一声凉凉的低笑。

“叶修这人还真是……我有点儿看不透啊。”

虽然喻文州没有表现的很明显,但安文逸还是知道他一定生气了。

安文逸其实很想大骂两句,叶修当时分明就是提到了黄少天的母亲。叶修不可能不知道黄少天的身世,可是竟然故意搬出他的母亲来吸引黄少天的注意,怎么可能是无意间提到的,分明就是居心不轨。

不过他觉得还是不要触了喻文州的眉头。只能小心翼翼地说

“馆长…这个叶修,肯定是知道什么。”

喻文州没有回话,他摸着下巴,眼睛微微地眯起,盯着监控看了许久,才突然扭头看向安文逸。

“不管他有什么企图,我们都不会让他对少天做什么的,你会看好他的吧?”

这一天博物馆外的天气很好,可是黄少天却看不到。其实他根本不是很懂天气的意义。所以好的天气并没有改变这天在黄少天心中糟糕的形象——没有一个人来看他。

其实这种情况在喻教授还活着的时候是很常见的。但是自从喻文州安文逸和叶修出现后,几乎是轮轴地陪着黄少天。人总是这样,有了一盆水就想要一缸。对于他们对自己整整一天的不闻不问,就足矣让黄少天对着玻璃把他们骂一遍了。

可恶,怎么不来看我!

黄少天烦躁地翻着一本比新华字典还厚的百科全书。房间的角落里还堆着各式各样的书籍——那是安文逸嘱咐他没事儿干时用来消磨时光的——他从来没看过。

怎么可能有那个闲心闲下来看书!

肯定是这个枯燥无聊的百科全书的原因!黄少天愤愤地想着。

于是他更加粗鲁地翻弄着那房间角落的一摞书,那一堆书全部都被他翻了个脚底朝天,大部分都十分不幸地折了页脚。

整个房间都是哗啦啦的翻书声和白花花的书页。

就在这时,一个很突兀的陈旧颜色飘从哪个不知名的书页中飘了出来。

黄少天一个眼疾手快,一手一个地抓住了那张陈旧的纸和夹着那张纸的一本书。他瞟了一眼那本书的封面,是一个很普通的科学图书,页脚写着喻文州的名字,大概是他看过不要了的书。

他又看了看那张泛黄的纸,那张纸却不是书中的任何一页,而更像是笔记本中的单行纸。那张纸显然已经旧了,像是被随手夹进书里的。

纸上写满了字和一些连续的日期,字迹遒劲有力,大概是出自男人之手。

黄少天从第一行认认真真地读了起来:

“我的文州……”


啊啊啊好激动!写到文章的第一个高潮了!剧情要开始大转折了!